一座小县城广告墙变迁史:房地产产业链的焦虑

2019-02-11 08:29   来源:和讯名家  
返乡记 | 一座小县城广告墙变迁史:房地产产业链的焦虑
返乡记 | 一座小县城广告墙变迁史:房地产产业链的焦虑
  一面墙,见证着一座城的变迁。

  对于一个五六线的小城市而言,想要了解这片区域的“民生热点”,广告墙是一个间接的公平的立面。

  这就犹如这两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一样,谁红谁上。这就是需求衍生的自然规律,你拒绝不了的事。

  我的家乡名为“永年”,距离首都北京(楼盘)约420公里,位于太行山东麓,隶属于河北省邯郸(楼盘)市。

  永年之域,在夏商周三代属冀州之地。此地最早见于史载的名字为“曲梁”,春秋时为晋国曲梁邑。

  2016年9月30日,永年县正式撤县设区,归属邯郸市统一管理。这是这座千年古都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因为,这意味着自此他将迎来“加速度”发展的高光时刻。

  这些年每逢春节返乡,家乡的广告墙、广告语带着我见证了这里一年又一年的大小变化。

  今年春节回家走街串巷时,四处关于融资贷款、低首付买房、治疗焦虑症、抑郁症等广告内容,反映着这一年来这座城市的人和房子之间的小城小事。

返乡记 | 一座小县城广告墙变迁史:房地产产业链的焦虑
  资金链断裂下的烂尾楼和买房人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一语中的道出了社会趋利性的本质。这些年,全国的楼市也学会了这一社会招数的精髓,但凡哪里有一点实实虚虚的向好,楼市便会立刻响应。

  2016年9月30日,按照《国务院关于同意河北省调整邯郸市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决定撤销永年县,设立邯郸市永年区,以原永年县的行政区域(不含南沿村镇、小西堡乡、姚寨乡)为永年区的行政区域,永年区人民政府驻临洺关镇洺洲大道25号。

  永年改区之后的变化,当地人感受最明显的就是楼市。房价扶摇直上,由原来3500元/㎡上涨到约5000元/㎡。

  房价涨了,但当地人的工资并未上涨,从实际看,房价和工资并不匹配,因此,很多人面对上涨的房价,犹豫再三不敢入手。此时,一些便宜的小产权房反而受到来自永年周边乡镇老百姓(603883)的青睐,即便全价买,老百姓也是接受的。

  退休职工刘洪林一家就是在这个时候,揣着多年攒下来的积蓄,选择了入手约2000元/㎡的小产权房。

  不过,两年多过去了。刘洪林买的房子依然没有一点盖起来的起色,成了一堆烂尾楼,他想要回房款却找不到开发商。

  “听说开发商资金链断裂,跑路了。左等右等,盼着能有人出面来解决这个问题,看来今年又没指望了。”这个春节,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刘洪林心里化成了沉重的哀叹声。

  刘洪林说,像他一样等待退款的一共有2000多户。为尽快解决问题,他们中总有一群执着的人每隔三个月就到信访办上访,然而每次都失望而归。

  “谁说大城市人才有焦虑症,为这事我一想起来就焦虑得过不好年。我怕辛辛苦苦攒的钱要不回来了啊。”大年初四,喝高了的刘洪林一遍遍重复着“要不回来了”这几个字。

  有意思的一幕是,在刘洪林家附近的一面墙壁上,一则医疗广告中,“治疗焦虑症”几个被冬日的严寒捂得冷冰冰。有需求的地方就是市场,焦虑症在小县城也成了有需求的市场。

  在我们的印象中,焦虑症、抑郁症、恐惧症,好像只是生活在大都市人的“标配”,小城是小清新式的安逸,小城里的人,离焦虑、抑郁似乎还很遥远。

  但如今,一座五六线的小县城广告墙,真真切切地告诉你这样一个变化:从前的车马很慢,日色很慢,医疗广告打出的治疗病种是牛皮癣、白癜风,纯粹的病;如今,时代变了,医疗广告里多了几个精神类病种,治疗焦虑症、抑郁症、恐惧症……

返乡记 | 一座小县城广告墙变迁史:房地产产业链的焦虑
  开发商想方设法稳“现金流”

  春节期间,一则网传的“江苏省邳州市房地产商会发布的《关于邳州房地产市场近期出现销售乱象的通报》引发热议。

  通报大致的意思是,所有房企的楼盘价格不能大幅度下降,尤其是降幅高达2000元/㎡的房企,否则就要以“扰乱房地产市场秩序”定罪约谈。

  这则网络地产新闻并非孤案。“价格战”早就成为2018年地方政府和开发商之间的一场博弈。地方政府的使命就是遵从决策层稳预期的方针“房价不能大涨也不能大降”,但现金流挺不住的开发商,不得不悄悄试探政府底线,开启降价模式,以此保“现金流”。

  那么,对于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来说,挺不住的开发商们又是如何稳现金流的呢?

  据永年当地从事房地产行业的人士说,无外乎两种途经,一是降价,二是降低首付款。

  2017年年底,永年区房价每平米4500—5000元,2018年上半年涨价到每平米5500元—6000元。在一座小县城,老百姓买房的逻辑同样遵循“买涨不买跌”,这段时期,被价格刺激的买房人纷纷赶忙上车,市场一片火热。

  不过,这种现状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2018年下半年,在房价上涨到一定顶点,而县城以及周边又无大量需求支撑时,市场急转直下,开发商们的房子也变得不好卖了。于是,为了现金流,部分开发商又开始降价销售。

  而另有开发商想出的办法是降低首付款。

  “10万首付,安家住新房。”这是春节期间,家乡一个楼盘打出的广告语。10万这个数字,很醒目,也很动人心弦。途经的不少人,将目光多停留了几秒在这句广告语上。

  “现在融资太难了,开发商借钱难了,逼得开发商只好想出降价或降低首付款的办法,回流资金。”上述房地产从业人士表示。

  2018年,融资难,是所有开发商面临的一道难题。在严监管下,融资通道骤然收紧。2018年伊始,便传出部分银行暂停房地产开发贷业务。

  融资内容,在县城广告墙上也有所体现。贷款业务、低利息贷款、零利息贷款等标语在这两年的广告墙上成为主流的信息。

返乡记 | 一座小县城广告墙变迁史:房地产产业链的焦虑
  承包商工程款遥遥无期

  年关之际,如果开发商的日子不好过,承包商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这预示着,前者应付给后者的工程尾款就成了遥遥无期的空头支票。

  腊月二十八,承包商张帆还在一次次向开发商催款。去年,张帆接了三个项目,其中一个项目尾款结算还可以,另外两个项目的结算都不尽如人意。

  “一个项目工程款包括进度款和尾款,以前进度款开发商一般会按时支付,用来买买材料或支付工资,但是,去年进度款也不按时给了,因为开发商资金也紧张了。”张帆说。

  据张帆介绍,不只是他们的工程款没给到位,有的承包商辛苦干了一年,年前也只给了20%、30%的结款,但还要给工人发工资,他们有的就先借钱给工人发工资,等到年后再结算回一笔工程款时,他们再把借的钱还清。

  其实,当房地产的整个逻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房地产行业上下游的个体都在经历“阵痛期”。

  “现在,在未付款前,材料商绝对不给供货,以前还有账期一说。”张帆解释,所谓账期,就是材料商先给供货,款项在规定的期限内付清就行。

  当本地的工程项目不好做也不挣什么钱时,2019年该何去何从成了张帆春节期间反复思考的一个新问题。他说,驱车串亲戚途中,看到广告墙壁上的“职多多”招聘广告时,他甚至想到了是否离开房地产行业,进入一个新领域。或许,在其他行业领域,像张帆一样,当原来火的一塌糊涂的行业面临瓶颈期时,都想跳离,这也催生了广告墙找工作信息的火热。

  正月初五,在与朋友们喝酒时,张帆的一个在江苏无锡(楼盘)做项目监理的朋友向他发出了“邀请函”,“来无锡吧,这边的市场环境还是不错的。好歹是个地级市。”

  2月10日,正月初六,窗外飘起了迟到了许久的小雪花。对于自己未来可能还要面对的房地产市场的境况,张帆说不出,也看不清,此时,最清晰的唯有吐出的一道道氤氲的烟圈……

点亮小花
 
 
 
点亮小花

  一起好看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转载声明:此信息系转载自和讯名家,版权归属于原作者,诸葛找房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本网站转载的作品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持相应版权证明与本网站联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