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葛找房

    下载诸葛找房APP

湖北“无纺布之乡”老板的两难:主业没订单,百万买进口罩机却是“三无”产品

2020-03-26 08:1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祝裕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梁枭

  老胡的工厂,在“中国无纺布之乡”湖北仙桃。疫情至今,他处于两难的困境中:要从事原来特殊服装生产的主业,不光原料问题不好解决,现在连订单都没有了;转身投入当前大热的口罩生产,却迟迟买不到生产用的口罩机。他前后买了两次口罩机,第一次交了钱,对方要求他派人前往工厂所在地,他身在湖北去不了;第二次交了钱,货到手了,机器却是“三无产品”,不能正常使用。

  “想办法到广东去,再多给点(钱)进材料”“再打听新的渠道”“不能用的(非正规渠道进的两台口罩机),我花高价去找人改进”——虽然遭遇两难境地,但从老胡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交流中可以看出,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口罩需求“量价齐升”,老胡还是执着于如何尽快投入到口罩生产中。

  主业困惑:盼来复工,订单却没了

  老胡的工厂在湖北省仙桃市,这个县级市人口仅100多万,但规模以上无纺布生产及加工企业140多家,且产品出口量占全国的1/3,被誉为“中国无纺布之乡”。

  如果没有这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老胡原本会继续稳稳当当地当他的服装厂老板。他的服装厂年产值1500万元左右,主要生产病人服装、普通隔离衣、鞋套、帽子等,这些衣物并不用于平常家居,而是面向一些有需求的工厂或试验室。客户多来自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年出口额在1400万元~1500万元左右,哪怕行情不好的年份,一年也保持在7至8个(百分)点的盈利。”老胡不无骄傲地说道。

  他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产品上下游渠道很畅通,做了这么多年外贸,他积累了许多稳定的欧洲市场客户。

  不过,如果继续做原来的产品,他十多年的客户资源可能被别人抢走,因为他的客户现在需要的不是原来的产品,而是口罩。就算他想坚持生产原来的产品,上游的原料也成问题。“我想继续做原来的产品,衣服的原料也买不到了,上游布料商全都转向去生产口罩的布料了。”老胡着急地说道。

  转行烦恼:砸钱抢来的口罩机却是“三无”产品

  天风证券3月中旬发布的研报推测,国内单月口罩需求量为124.12亿个。此前的2月29日,国家发改委披露数据显示,中国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的所有口罩日产量仅为1.16亿个,供需悬殊。

  若将目光放到全世界,情况更不容乐观。2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目前全球市场已经被严重扰乱,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的需求量是正常水平的100倍,价格则是正常水平的20倍。

  老胡的工厂于今年1月停工,但他关注着市场的变化。在上述背景下,他的老客户几乎无一例外地向他追问是否可以接口罩订单。在服装类订单迟迟不见,而口罩订单需求与日俱增的背景下,老胡下定决心:要生产口罩,赶紧买口罩机。

  2月初,老胡四处张罗落实口罩机。到2月15日,他终于找到位于广东东莞的设备商,订了一套一拖二连线式制造机,双方议好价格45万元。当天,老胡就支付了50%的货款。

口罩机购买合同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口罩机购买合同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根据合同约定,厂家需在30~45天之内交货。然而最晚的交货期限将过,厂家却不肯发货,老胡反复交涉,对方却要求老胡派人到东莞才能取货。当时整个湖北尚未解封,人根本出不去。

  这种情况令老胡既恨又悔。其实,十多年前老胡就承接过口罩产品生产,拥有4台机器。“那时国外暴发甲型H1N1流感。那场流行病结束后,我就不生产口罩,转做其它的产品了,这几台机器一直闲置着,我看它们已经很旧了,估计也派不上用场,前年我把它们给卖了。谁知今年会有这场疫情呢,如果不卖的话,这四台机器也值100多万。”老胡叹道。

  后悔之后,是否放弃呢?“我们圈子里一起做生意的朋友说,厂家不愿意发货是因为口罩都涨价了,有些甚至涨到100多万”。老胡说,口罩机还得继续找。

  几天前,老胡通过非专业渠道,以每台100万元的价格订购了两台口罩机,货款已经付了一半。它们确实顺利发送到达,但这两台机器根本不能正常使用。“‘三无’产品嘛,根本就没有厂家来维护”,老胡说,“我得花高价去找人改进。”

  狂欢过后:谁是最终接棒者?

  如果想生产口罩,老胡除了要应付机器落实,还要应对不小的人工开支。“计件工人每天工资三、四百元,技术工人每个月工资5~10万元。”老胡介绍道。但他有信心,“国外需求量很大,我有一个客户订单多到得好几个工厂给他做,包括我在内,这个客户一年的销售额最少在几个亿(人民币)。”

  在老胡的工厂从特殊服装生产试图切入到口罩生产的过程中,新冠肺炎疫情已呈全球蔓延之势,病毒正让意大利、美国、西班牙、法国、伊朗等国家陷入灾难中。

  不过,老胡对前景还是充满希望。“想办法到广东去,再多给点(钱)进材料”“口罩机再打听新的渠道”“不能用的(非正规渠道进的两台口罩机),我花高价去找人改进”……

  事实上,老胡工厂的转型并非个案,国内外一些大型企业也投入到口罩生产中,如大型汽车生产商克莱斯勒,以及中国石油(601857,股吧)、中国石化(600028,股吧)等。

  随着这些巨头快速切入口罩产业链,不少企业也开始关注产能过剩的问题。蜂拥而至的后来者会不会在这场口罩战中成为击鼓传花的最终接棒者?高价买入的机器最终会不会变成一堆“废铜烂铁”?这不只是老胡一个人要面对的问题。

  (文中老胡为化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任编辑:徐帅 )
转载声明:此信息系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版权归属于原作者,诸葛找房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本网站转载的作品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持相应版权证明与本网站联系。
相关阅读